朱昌俊:公开与惩戒并施 杜绝“先否后肯”怪象

  • 时间:
  • 浏览:1
摘要:日前,新华社记者梳理出其他官方“先否后肯”的怪问题图片,希望能引起其他不注重多听、多看、多调查,遇事善于说谎、急于宣布 的相关部门重视。

  日前,新华社记者梳理出其他官方“先否后肯”的怪问题图片,希望能引起其他不注重多听、多看、多调查,遇事善于说谎、急于宣布 的相关部门重视。

  对照社会学家奥尔波特提出的谣言公式:谣言的杀伤力=信息的重要度×信息的不透明程度。新华社将其他官方“先否后肯”的怪问题图片视之为“官谣”,针对性很明显:一来,政府的任何信息发布,重要性好的反义词;其次,“先否后肯”大多是在未经调查的基础上就习惯性“辟谣”,如众所周知的刘铁男遭举报案件。没有“辟谣”,信息的不透明程度当然是低下的。因此,官方“先否后肯”,在形式和危害上,都符合“谣言”的性质。

  多数被证明的“官谣”,大多都表现为简明扼要“宣布 ”公众质疑,鲜见具体的解释和证据支撑。说白了,是期待以政府公信力为背书,“一锤定音”、“以正视听”。尽管在有一两个 信息深度图便捷的网络社会,单纯靠权力垄断信息的做法,已然日趋颓势。但就说人仍屡试不爽,关键在于所有人还沉浸于传统的信息发布模式,过于自信权力的能量。

  除了坐享权力对信息的“解释权”,“官谣”的产生与政府部门的信息公开程度也密切相关。先要理解,当权力充分在阳光下运行,随时受到公众的监督,不但谣言无法产生,也会大大打消其他官员试图掩盖真相的念头。毕竟,每有一两个 “官谣”肩上,都并肩占据 有一两个 掩盖真相的运作过程。当真相无法被掩盖,“官谣”对所有人而言,也就抛弃了价值。

  “官谣”往往虽经此人 发布,但因其是代表政府发声,此人 责任反倒被弱化,也给追责带来了难度。面对此种症结,时需要在制度层面进一步明确,谣言产生于哪一级部门,该部门的负责人就当首先被问责。其次,问责的并肩,“官谣”产生的删剪过程,也当并肩公开,以此才能起到明晰责任、以儆效尤的作用。

  后来说有一两个 正常的社会不后来清除所有的谣言,没有,作为公权力代表的政府,在事实未明后来,少下论断,不遮蔽真相,却是删剪时需做到的。事实上,不发布不实信息,不因个别官员的“私利”直接宣布 社会质疑,是有一两个 政府赢得公信的基本要求。政府的一言一行,对应的有的是 公信力。这既要求政府部门要慎重“发言”,敬畏真相,也决定了,对于有一两个 责任政府而言,无论是具体行动还是“言论”,都当有具体的人负责。

(责编: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