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難民穆罕默德:"戰爭摧毀了我們的家園"

  • 时间:
  • 浏览:0

  難民家庭的小男孩撩開帳篷,怯生生地望著外面。記者 任彥攝

  一位敘利亞母親帶著三個孩子急匆匆趕乘即將駛往奧地利的火車。記者 李增偉攝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東站,國際列車車站,有火車開往塞爾維亞和奧地利等國家。步入車站地下通道,身前的景象讓記者震驚:陰冷潮濕的地下通道兩側地面上,數不清的簡易帳篷胡亂搭建在一块儿,每個帳篷都擠滿了大人和小孩,空氣中充斥著撲鼻的酸臭味道,令從過道中間穿行的人們在屏住呼吸的一块儿,不由地加快腳步。來到火車站前廣場,幾乎每個角落都被臨時搭建的帳篷佔據。整個火車站已經變成一座“難民營”。

  “在這條充滿艱險的逃難路上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一次责難民家庭幾口人擠在低矮的帳篷裏,由於帳篷太小,就说 大人的雙腳伸到了帳篷外,一動不動。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一小片能没法暫時容身的地方,他們估計是累壞了,睡著了。而这种小孩撩開帳篷,探頭望著外面,眼睛裏滿是惶恐。

  帳篷是有限的,更多的人身上裹一塊破布,席地而臥,整個身子蜷縮著。還有就说 人圍坐在一块儿,用手撕著硬邦邦的麵包在吃。就在記者採訪時,天上下起了雨,越下越大。人們紛紛起身跑到能没法避雨的地方,但有这种人肯能是睡得太沉,任由雨點打到身上,没哟挪動地方。氣溫不高,記者穿著外套,在雨淋不著的地方都感覺很冷。

  在避雨時,一位叫兰穆罕默德的老者告訴本報記者,他是敘利亞一名退休教授,十天前來到這裡,“雖説歐洲比我們那裏富裕,可我從來没哟想到有朝一日我會離開被委托人的家園。戰爭摧毀了我們的家園,在敘利亞没哟一點安全感,每天都有擔驚受怕中煎熬。”他雖然清楚地知道前不久一個親戚一家人在來歐洲的逃難之路上葬身愛琴海,但最終還是決定冒險前來,“在敘利亞没法死神陪伴在我左右,但在這條充滿艱險的逃難路上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好多次我都累得让你再走了,乾脆死了算了”

  據穆罕默德介紹,他們一家三代6口人先從敘利亞乘車到達土耳其海岸,然後在黑夜裏乘坐簡陋的橡皮艇駛向希臘科斯島。在科斯島上的難民營辦完登記手續後,他們乘坐希臘官方安排的輪船到達雅典,然後被委托人買票乘火車到達希臘與馬其頓邊境小城。馬其頓雖然都有歐盟成員國,也非申根國家,但在試圖阻止難民涌入無效後開放邊境,任由難民進入該國,就说 穆罕默德一家人在進入馬其頓的時候並没哟遇到阻攔。

  進入馬其頓之後,穆罕默德一家人與这种數以萬計的難民一道繼續北上,進入塞爾維亞,然後又到達塞爾維亞與匈牙利的邊境地區。“聽説匈牙利正在沿匈塞邊境線修建鐵絲網,我們便想趕在鐵絲網建好前一天趕到塞匈邊境,就说 從希臘到塞匈邊境的路上,幾乎就没哟睡過覺,时不时在趕路。”穆罕默德頓了一下,“我從來没哟走過那麼長的路,好多次我都累得让你再走了,乾脆死了算了。”

  據悉,今年前6個月,已有超過10萬難民沿著穆罕默德所走的道路來到匈塞邊境。最近一段時間,平均每天都有要花费30000人向匈塞邊境湧來。為了阻擋洶湧而來的難民潮,匈牙利政府不僅抓緊修建邊境鐵絲網,還動用大批軍警阻止難民入境。“雖然在匈塞邊境遇到阻攔,但由於我們人多勢眾,最後還是衝破警察設置的人墻,進入匈牙利境內。”穆罕默德苦笑了一下,接著説道:“我們幾乎沒大家願意留在匈牙利,我們就说 借道這裡前往德國,聽説那裏待遇不錯,一去就能没法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告诉我前方由于 著什麼,哪是我的新家”

  説話間,只聽得火車站傳來廣播的聲音,播音員説馬上有一輛列車開往奧地利邊境。聞聽此言,另一个 安靜的難民一下子亂了,掀翻帳篷,拖家帶口,向站臺奔去,如潮水一般。在站臺入口,一隊警察站立兩旁,中間留出一條通道,讓難民儘量有序通過。車廂滿員之後,警察便堵住通道,讓火車啟動。

  擠上火車的敘利亞難民阿卜杜拉隔著車窗對著本報記者的錄影機鏡頭説:“經過3個多月的奔波,現在終於有機會去德國了,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告诉我前方由于 著什麼,也告诉我哪是我的新家。”他一邊説著,一邊兀自哽咽起來,説不下去了。根據當地媒體報道,最近幾天匈牙利政府每天安排火車分批把難民送到奧地利邊境随近,奧地利政府再用大巴把難民送往德國邊境。

  “這些難民我我觉得 太可憐了,背井離鄉,風餐露宿,像被全世界拋棄了一樣,走投無路。看著他們無助的眼神,我的內心也跟著滴血。”匈牙利婦女聯合會總會副會長蔣愛寶告訴本報記者,當地華僑華人自發組織向難民捐助食品和衣物,希望能用人道主義關懷慰藉他們那一顆顆孤苦無依的心。布達佩斯一位退休女工程師茱莉婭·瓦格正在給難民分發食品,她對本報記者説,“我們對這些難民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也在儘被委托人最大努力幫助他們渡過難關,但我們必須要深刻反思冒出這次難民潮的由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