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礼庭:经济学也必须经受价值标准的评判

  • 时间:
  • 浏览:0

   经济学也需要经受价值标准的评判

   ——读樊纲《“不道德”的经济学》

   有不少经济学家都持有“经济学不讲道德观和价值观”的观点,很久查了一下,这俩观点的发起者是樊纲先生。好多好多 就找了樊纲先生对这俩观点的专著《“不道德”的经济学》来仔细阅读。结果就产生了这篇向樊纲先生提出商榷的文章。

   既然樊纲先生承认:“整个经济制度就需要建立在‘性本恶’的前提假定之下,去设立各种制度防范‘小人’。这俩原则身后的逻辑是:假如处于另另一个 ‘小人’,若这俩人‘犯恶’时不可不可以 受到应有的惩罚,恶行就会泛滥起来,‘劣币驱逐良币’,最后弄得人人都比着谁更是‘小人’。好的经济学分析所提出的制度与政策建议,觉得 说到底无也有防范‘小人’的。”【1】这么 何来如下观点:“而经济学两种作为一门学科也有研究道德规范,其任务也也有道德说教;……经济学作为一门特定的学科,经济学研究作为两种特殊的职业,它不讲道德、或者该讲道德;”【2】有基本逻辑常识的人都应该有助明白和理解这二段文字是完全彻底地冲突、矛盾的!

   或者经济学“不研究道德规范”、“不讲道德”,这么 又怎么会会么有助真正有效地做到“设立各种制度防范‘小人’”?而这俩“自己‘犯恶’时觉得 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结果,两种或者两种最有效的“道德说教”!!或者经济学不该讲道德,还用得着来“设立各种制度防范‘小人’”吗?

   或者说经济学不“包办”道德说教,不以道德说教为主要的、为唯一的目标是可不可以 不能的,也是正确的。或者樊纲先生自己说的这话是正确的:“经济学觉得 离不开‘道德’、价值体系例如的概念,但它两种不研究道德疑问;”【3】说经济学不以研究道德为主题,那无可不可以 不能认;但既然承认经济学“离不开”道德是非和价值体系,这么 ,一定要说经济学“不讲道德、或者该讲道德;”、甚至用“不道德”来规范、定义经济学,觉得 是言过觉得 、过于绝对了!

   我自己的观点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当然包括经济学,所有真理,都需要符合二大标准——科学标准和价值标准,所谓科学标准,或者需要符合客观的社会现实,一群人觉得说社会科学领域的真理“无法实证”,仅仅是或者客观社会瞬息万变,无法对“实证”所必需的前提条件进行有效地界定。好多好多 或者自然科学中的真理必需进行科学的“实证”,这么 在社会科学领域觉得 无法实证,但社会科学有自己鉴定真理的标准,或者必需通过实践,以实践的事实结果否有 符合普世价值来检验和证明这俩指导实践的社会科学领域的理论否有 真理。

   这么 怎么会会么这俩实践的结果可不可以 不能证明真理,而那种结果不可不可以 证明、实证真理,或者可不可以 不能证伪某理论?其判断的标准是什么?很简单,一是看这俩理论指导下的实践可不可以 不能获得预期效果,有助获得预期效果,就证明了这俩理论是符合客观社会现实的,这或者所谓的科学标准;其次或者以“价值标准”来鉴定和衡量:或者指这俩理论指导下的实践结果符合不符合“最大限度读满足‘每自己’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需求。”的价值标准,也或者符合不符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俩客观“趋势”来作为鉴别真理的标准!

   这么 既然要做价值判断,就必然要有“判官”,或者这俩判官不但需要公正、公平,还需要有做出正确判断的能力。谁有资格、有能力来承担此职?毫无疑问,正确的判断需要,只是可不可以 来自“规范制度下任务管理器公正的民主抉择”!这是或者所谓价值标准就事关“每自己”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发展,这么 就理所当然应该由“每自己”和“一切人”来评判。

   在这里有五个要点,一是,这俩民主抉择需要任务管理器公正,而科学合理的制度,永远是任务管理器公正的有效保障。觉得 这俩所谓的任务管理器公正和制度规范也有相对的,世界上不或者处于绝对的任务管理器公正和制度规范,但一群人儿可不可以 不能,也需要从程度上、数量上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一群人儿不可不可以 或者世界上不或者处于绝对的任务管理器公正和制度规范,就来否认和反对任务管理器公正和制度规范的必要性。二是,上述真理的价值标准既然事关“每自己”和“一切人”的“利益”,也或者所谓的“生存、幸福和发展的需求”,这或者“民众”“有能力做出正确的民主抉择”的逻辑保障!或者大多数人都应该明白自己的“利益所在”。

   当然,这俩对真理的评判过程,应该或者两种通过在哈贝马斯“求真,求是,求诚”的前提下,通过既不回避冲突、又需要个人牺牲、需要个人做出让步的理想言谈情境下进行的公开、公正、公平、理性、自由、自觉、自主的沟通,来寻求和发现两种一齐认同的“真实”和“共识”,并在这俩“无妥协的共识”  的基础上来建立两种诚实、理想的共识指导下有效的集体行动。(这里的“牺牲”、“让步”和“妥协”是处于强制和压力下的结果,也或者说,真正的“共识”应该在充分自由、自觉、自主的情况报告下实现。)

   结论或者,在社会科学领域,包括经济学中对“真理的”鉴定和判别标准,就应该以在这俩被鉴定的理论指导下实践的“结果”,符合不符合上述“最大限度地满足每自己和一切人的生存、幸福和自由发展的需求”的普世价值和和人类历史发展的既定趋势来作为价值标准,有助不可不可以 说是道德标准,并以此作为鉴定和评判经济理论和社会科学理论否有 真理的辦法 的!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1】、【2】、【3】:樊纲:《“不道德”的经济学》http://www.china-review.com/sao.asp?id=1922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56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