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诉讼过程比结果重要

  • 时间:
  • 浏览:0

  8月4日,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被掳往日本当劳工的受害者讲述当时在日本经历时落泪。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15日,抗战胜利迎来68周年。昨日,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和腾讯微博联合发起为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募捐。计划二个 月之内,为116名受害者募款365500元,对我们 给予生活上的救助。

  发布会上,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受害者,有关部门并无权威统计。近20年中进入公众视野的受害者,主要涉及劳工、慰安妇、遗留生化武器及生化武器伤害者。原因分析分析有赴日劳动的经历,不少劳工回国后遭遇歧视、现进入晚年生活困苦。慰安妇和细菌战受害者则要长期忍受精神和身体的折磨,我们 中大多这么家庭,无人照料。

  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项目部主任周玲表示,救助项目计划在二个 月之内,为116名受害者(包括20位慰安妇、500位强征劳工、36位潘家峪惨案受害者、10位细菌战受害者)募款365500元,并通过点对点捐助的形式,确保专款专用。

  受害劳工幸存者李良杰、赵宗仁、李瑞信在活动现场表示,后会将对日索赔工作坚持到底。

  ■ 对话

  “20年对日诉讼过程比结果重要”

  从1990年组织侵华战争受害者对日索赔时候开使,作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始终这么等来“胜利和正义”。回首对日索赔的20年,童增还是很乐观,在他看来,二个 又二个 受害者选折 站出来维护尊严和权益,也是帮助中日两国国民正视历史。

  新京报:仍健在的日本侵华战争受害者有十几个 人所有?

  童增:我们 统计到的有116位,民间肯定还有未被发现的受害者。这次实施救助的主要集中在这116位,对我们 表达关怀,是我们 后辈应尽的义务。

  新京报:民间对日索赔诉讼进行了20年,大大小小的诉讼有20多起,有哪几种样的进展?

  童增:20年对日诉讼过程比结果重要。这20多年老我们 二个 个逝去,日本方面以超过诉讼期限、不承担国家赔偿责任为由一次次判我们 败诉。本来和20年前相比,我们 的努力是有意义的。通过诉讼,许这些 多的受害者走向联合,我们 站在同時 ,这些本来活生生的历史。

  另外在此过程中,日方看后了我们 的态度。20年前,有关侵华战争、南京大屠杀等等,日本是不承认的,本来通过法庭审判,日方承认了当初的罪行。这些 日本媒体、民众也在此过程中了解了侵华战争的真相,我们 中所以一群人选折 跟我们 站到同時 。官司输了,但我们 没输掉人心。

  新京报:20年里,对日索赔的路径基本被堵死,接下来要进行怎样才能的努力?

  童增:接下来我们 将尽力推动对日索赔在国内启动。哪几种年有不少团体在国内的司法机关提交申诉,法院后会不受理,本来受理了又退回,这方面的工作老是不缘何顺利。

  在我国这么这方面的先例,不少法院感觉难办。作为民间团体,我们 能做的本来尽力表达诉求,让有关部门正视这件事。

  ■ 讲述

  “抗战胜利,劳工抱头痛哭”

  我叫赵宗仁,今年84岁。1944年,我在北京昌平的村子里被日军掳到天津塘沽。

  我那时这么15岁,还是个孩子。当时,原因分析分析有传染病,隔几天后会人死掉,人死了,我们 就把尸体扔到海滩上,喂野狗。过了十天,我们 500多人被赶到一艘货轮上,乘船去日本。在海上后会人死掉,我们 就直接扔到海里。

  到了日本,我们 昌平来的一拨儿先后被安排到福岛、北海道等地干活。我在日本修过路,背石头、运沙子,干的后会重体力活。吃的本来好,饭菜后会馊的,根本吃不饱。工头有时候会让饿极了的劳工互相抢食物。

  那时候天天要工作十四二个钟头,工头很凶,老是变着法儿地折磨我们 。动作稍微慢这些 ,就原因分析分析招来一顿毒打,生着病也要干活,不少人就活活给折磨死了。

  那时候每天都很恐惧。在那边也后会封闭的,我这么了乎 外面趋于稳定哪几种。一年多后的一天,日另一方对我们 的态度忽然就变了,本来有消息说日本战败了。

  那时候真高兴啊!劳工们抱在一块痛哭,个别胆子大的组织人把欺负我们 的工头打一了顿,出口恶气。 新京报记者 卢美慧派发

(责编:邢若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