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華恒生物現烏龍交易 投資者撿漏引爆糾紛

  • 时间:
  • 浏览:0

  新三板上市公司華恒生物股東的一次操作失誤,讓三位投資者以極其便宜的價格“撿了漏”,用1元/股的價格買到了市價21.6元/股的股票,但糾紛也由此産生。“烏龍”交易雖然合規,或者与非 效尚待司法判決。類似的糾紛該怎样才能解決?在飛速發展的資本市場中,怎样才能讓參與各方的權益都得到充分保障?

  證券時報記者 劉巧玲

  2015年1月13日,新三板上市公司華恒生物終止重大資産重組後,股票開始恢復轉讓。然而,北京的投資者侯先生發現,他持有的華恒生物股票竟然無法交易。為此,他致電全國股份轉讓系統,詢問無法交易的原因分析分析。核查卻發現,他持有的30股華恒生物股票,已經被安徽省長豐縣人民法院(簡稱“長豐縣法院”)裁定予以凍結。

  據侯先生向證券時報記者介紹,其投資新三板股票已有一年多時間,他在2014年12月12日通過協議轉讓方式 買入了華恒生物30股,買入價為1元/股。侯先生説,他買入華恒生物的理由很簡單,某些某些看中“股價便宜”,在此并且,他對華恒生物這家遠在安徽的公司没人了一點了解。

  侯先生買入華恒生物的當天是星期五。實際上,可能他留意一下公司隨後發佈的公告,就會發現其股份被凍結的端倪。

  在侯先生交易完成的次一交易日,華恒生物即公告停牌。停牌理由是,2014年12月12日公司股東操作股票交易系統時再次出现重大失誤,將并且計劃轉讓給特定對象的股票誤操作轉讓給某些投資者,並將交易價格定為1元/股,與公司股東并且打算出讓股份的價格相差很大。

  華恒生物澄清,公司股東在2014年12月12日以1元/股的價格轉讓股票並非該股東真實意思,某些某些能體現公司股票現有的價值。為解决公司股價再次出现異常波動,經申請,公司股票自2014年12月15開市起停牌。

  2014年12月16日,華恒生物再次發佈停牌公告,稱公司正在籌劃重大資産重組事項,公司股票自2014年12月16開市起暫停轉讓,暫停轉讓期限不超3個月。

  大股東烏龍指

  三投資者“撿漏”

  “那天的交易純屬誤操作,并且公司股東是要把股份轉給特定對象的,華恒生物去年5天報的每股凈資産全是四塊多,怎麼可能一塊錢一股對外轉讓股份?你你什儿 價格也肯定全是市場公允價格。”華恒生物董秘余禮成對記者表示,此次烏龍操作主某些某些股東誤讀政策及對股轉系統交易軟體粘壳所導致。

  目前,新三板股權交易方式 有兩種,即做市轉讓和協議轉讓,競價交易並未推出。華恒生物的交易方式 為協議轉讓方式 。

  2014年12月12日當天,華恒生物股東本想通過協議轉讓方式 ,將華恒生物25萬股股票出售給特定的對象。此種交易一般都由交易雙方并且約定交易價格等細節,然後通過券商提供的交易軟體,輸入并且確定的協議號進行交易。

  然而,華恒生物股東方操作人員在挂出委託賣單時,忘記了輸入協議號。不僅没人,還點錯了按鈕,將“協議互報賣出”按鈕點成了“定價委託”。最終,這25萬股以極其便宜的價格,被3位投資者“撿了漏”。

  余禮成説,目前各家券商提供的股轉交易系統軟體版本不統一,有的操作起來比較複雜。相似,華恒生物主辦券商華安證券提供的交易系統軟體,有“協議互報賣出”、“協議互報買入”等八個按鈕,而國泰君安提供的交易系統軟體則没人“協議買入”、“協議賣出”等四個按鈕,操作比較簡單。

  交易軟體複雜,去掉 交易者對規則粘壳,操作時很容易再次出现失誤。據余禮成了解,在新三板市場,操作時再次出现失誤的並非華恒生物一家。他認為,股轉系統目前還没人進行競價交易,即便操作錯誤,也應該是没人成交的,在這點上,交易系統應該完善。

  回購不成

  申請凍結股票

  截至2014年6月30日,華恒生物總股本為30萬股,三名股東郭恒華、郭恒平、張學禮,分別持有820萬股、30萬股、30萬股,持股比例分別為82%、10%、8%。其中,郭恒平和郭恒華係兄妹關係。

  據了解, 12月12日當天以1元/股“撿漏”華恒生物的有3位投資者,除侯先生外,另兩位投資者為中山市廣安居企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為陳六華,簡稱“廣安居投資”)、西安投資者楊超望。其中,楊超望買入華恒生物23萬股,廣安居投資買入1.8萬股,侯先生買入30股。

  發現操作失誤後,華恒生物股東郭恒平在公司股票恢復交易後,即以4.35元/股的價格“回購”了楊超望身旁的23萬股股票。2015年1月13日股轉系統公佈的異常公開資訊中,也都前要清楚地查詢到這筆交易的具體資訊。

  而在華恒生物股票暫停轉讓期間,侯先生表示,他並未收到公司任何資訊,某些某些發現所持股票没人交易後,才知道身旁股票已被凍結。與他一樣持股被凍結的還有廣安居投資所持1.8萬股華恒生物股票。

  證券時報記者獲得的長豐縣法院下達給廣安居投資的民事裁定書顯示,郭恒平訴稱,鋻於被申請人廣安居投資是以1元/股的價格購買1.8萬股華恒生物股票,且該價格遠遠低於該股票21.6元/股的正常價格,此次交易屬於因重大誤解達成的股票交易,如廣安居投資以正常價格對外轉讓涉案股票,將給其及華恒生物造成巨大損失,一起混淆該交易系統的正常交易參考價格。郭恒平于2014年12月19日向長豐縣法院提出了財産保全申請,要求法院依法保全廣安居投資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中設立的股票交易賬戶中持有的1.8萬股華恒生物股票,並提供了財産擔保。

  長豐縣法院認為,郭恒平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對廣安居投資股票交易賬戶中持有的1.8萬股華恒生物股票予以凍結;對郭恒平提供的擔保銀行匯票予以凍結。該裁定送達後立即執行。

  “凍結股份某些某些權宜之計。”華恒生物董秘余禮成説,當時公司股東發現操作失誤後,與廣安居投資和侯先生電話聯繫過,但打電話沒人接,並未聯繫上。

  侯先生對記者表示,在身旁持股被凍結後,華恒生物股東確實與之商談了“回購”的事情,但給出的回購價是4.35元/股,並表示可另外給予一筆補償費。但他還是認為“你你什儿 價格太低了”,因為華恒生物定向發行的價格,以及公司大股東郭恒華近期向機構投資者對外協議轉讓的價格均是21.6元/股。他要求對方以你你什儿 市場價來回購他持有的股票。

  “你你什儿 交易絕非本意,”余禮成強調,要求以21.6元/股的價格回購是在“漫天要價”。華恒生物另一姜姓負責人則表示,公司并且没人了遇到過這類事情,他不知道怎麼處理,公司也在守候股東處理結果。她不斷強調,這是公司股東之間的事情,跟公司無關,公司並未介入這件事情。

  目前,這起因烏龍操作引起的股東間的糾紛仍在僵持中。

  交易合規

  与非 有效尚待判決

  證券時報記者致電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交易監察部,一楊姓工作人員回復稱,新三板股東誤操作確實居于,也接到過幾次類似的諮詢電話,但並未具體統計過類似的失誤有哪几只。但他不認同股轉系統交易規則居于漏洞的説法。

  他表示,這類交易産生失誤的原因分析分析是股東委託單報錯,應報“協議互報成交”的,報成了“定價委託”,交易是正常進行的,股轉系統也無法判斷股東間是全是誤操作,要是交易没人了違反交易規則,即是合規的,股轉系統不做處理,也没人了理由做出處理。

  而股東發現操作失誤,走司法程式,這是司法層面的問題。“交易規則没人對抗司法程式。”該工作人員表示,股轉系統也無權干預司法,可能法院前要配合,股轉系統會做好相關的協調工作。法院裁定公司股權被凍結,首先會給相關當事人下達裁定書,併發函給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這中間可能會有一個時間差。

  資訊披露方面,目前A股市場股東股權被凍結,上市公司均會公告披露,而股轉系統目前還没人了這樣的披露要求,相關的資訊披露規則正在討論和完善之中。

  該工作人員還表示,新三板交易軟體都由券商本人開發,股轉系統没人要求券商採用何種交易軟體,或者版本並不統一。為解决類似的誤操作發生,股轉系統已要求券商簡化交易流程,並加大對投資者的培訓。

  原北京市北斗鼎銘律師事務所張振華律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股轉系統工作人員給出的説法比較客觀,再次出现這樣的交易原因分析分析在於股東誤操作,交易你你什儿 已經合法生效。股份轉讓方發現本人操作失誤,認為交易非本意後,在協商不成的情况报告下,没人通過法律程式解決。法院會根據《合同法》以及提供的相關證據,判決合同有效、無效可能可撤銷。對於一審判決,當事人不服的,還都前要上訴。

  張振華認為,這類烏龍操作應是“歷史性事件”,新三板自2013年擴容,2014年實施做市商制度以來,交易歷史還非常短,股轉系統的交易規則突然 在推陳出新,券商也在不斷學習,更不会説投資者了。主辦券商應對掛牌公司持續督導,充分溝通,解决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