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家網貸平臺變更存管銀行 業務洗牌加劇

  • 时间:
  • 浏览:1

  當前P2P網貸平臺更換存管銀行依舊暗潮洶湧,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開年至今已經有33家網貸平臺上線對接了新的網貸資金存管銀行。在合規檢查等一系列政策的高壓之下,我國網貸行業分化趨勢愈加明顯,同樣受備案延期等監管市場環境變化的影響,網貸存管銀行業務洗牌加劇。由於變更存管銀行面臨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等問題,都將消耗不少時間,最終這些P2P平臺都要及時趕上備案試點時間表,仍是未知數。

  33家網貸平臺變更存管銀行

  隨著網貸銀行存管“白名單”的陸續公佈,很多網貸平臺為了补救政策變動帶來的影響開始忙著更換存管銀行。8月13日,北京商報記者根據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以下簡稱“中國互金協會”)在“全國網際網路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披露的資訊統計發現,2019年開年至今,已有33家網貸平臺上線對接了新的網貸資金存管銀行,涉及鄂托克前旗農商行、新安銀行、廈門銀行、齊商銀行、恒豐銀行、新網銀行、宜賓市商業銀行以及百信銀行8家銀行。

  其中宜賓市商業銀行新對接的平臺最多,為15家;其次是鄂托克前旗農商銀行,新對接的平臺為4家;廈門銀行、新網銀行、百信銀行分別對接3家平臺;齊商銀行、恒豐銀行分別對接2家平臺;新安銀行新對接1家平臺。

  最新更換存管銀行的網貸平臺是匯中利通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設立的網路借貸資訊仲介平臺匯中網,8月12日,該平臺發佈《資金存管銀行更換公告》稱,基於平臺整體發展規劃,決定將平臺的資金存管行由百信銀行更換為新網銀行。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9月50日匯中網與百信銀行簽訂資金存管系統業務。

  匯中網表示,經過多輪測試評估,全量業務對接新網銀行資金存管的系統現已具備上線條件,在更換存管銀行期間,平臺充值、提現、出借等所有與資金相關的功能無法操作,更換完成後,將重新全面開放。對此次更換存管銀行的愿因,匯中網平臺客服人員對記者介紹稱,因為新網銀行服務過更多的同業平臺,並且運營管理經驗更豐富、技術更心智成长期期期的句子图片 图片 的句子的句子 图片 ,很多平臺才考慮進行更換。

  2018年9月20日晚,中國互金協會正式對外公佈了首批25家銀行資金存管系統通過測評聲明,其中完全就有新網銀行的身影。截至目前,新網銀行網貸資金存管系統共上線91家網貸平臺。

  網貸存管業務洗牌加劇

  在網貸平臺頻繁更換存管銀行背後,網貸存管銀行的“白名單”也在持續擴容。網商銀行近日在中國互金協會登記披露系統上發佈關於個體網路借貸資金存管系統通過測評聲明稱,其個體網路借貸資金存管系統已于2019年8月5日通過測評。截至目前,中國互金協會存管“白名單”銀行數量已達46家,其中,國有大行為1家,股份制銀行為16家,民營銀行為6家,其餘23家主要為城商行或農商行。

  網貸資金存管“白名單”,主要源自2017年底《關於做好P2P網路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即57號文)中明確提出,網貸機構應當與通過測評的銀行業金融機構開展資金存管業務合作。從現有的數據來看,已對接中國互金協會信披系統並披露相關存管數據的銀行有34家。另外,還有12家銀行存管對接情况表尚待披露。目前,網商銀行暫未披露相關對接網貸平臺資訊。網商銀行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這很多一個常規的技術系統測評,我們目前暫没有和網貸平臺開展業務合作的計劃”。

  在合規檢查等一系列政策的高壓之下,我國網貸行業分化趨勢愈加明顯,同樣受備案延期等監管市場環境變化的影響,不少網貸平臺存管銀行開始加速退出存管業務。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包括新安銀行、貴州銀行、徽商銀行、上饒銀行、上海銀行、北京銀行、江西銀行、浙商銀行、廣東華興銀行在內的多家銀行在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方面按下“休止鍵”。

  类似,進入2019年,新安銀行已發佈5次公告解除與P2P平台資金存管協議,共涉及50家平臺。未通過銀行存管“白名單”的廣東華興銀行也表示于6月21日起對每种網貸資金存管賬戶進行批量清理。貴州銀行更是早在2018年3月就宣佈徹底退出P2P平台資金存管業務。

  備案進程不明朗、行業出清持續

  目前,全國多地核查工作基本接近尾聲,接下來的工作很多業內比較關注的平臺備案試點工作。由於變更存管銀行面臨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等問題,都將消耗不少時間,最終這些P2P平臺都要及時趕上備案試點時間表,仍是未知數。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一般來説,與網貸機構在簽訂存管協議時,商業銀行都會選擇在合同到期時停止這項業務,很多很多太涉及到違約賠償的情况表。對於網貸機構來講,監管要求網貸平臺必須上線存管銀行也能開展業務,網貸機構在無存管銀行的條件下没法暫停新增業務。他進一步指出,從整個行業的發展來看,整個P2P網貸行業的發展受到了監管越來越嚴格的整治,存量和增量逐漸下降,業務開展難以為繼,主動退出市場也是一种生活業務發展的考慮。一起,過往爆雷的P2P平臺給存管銀行帶來的品牌影響,也使得很多存管行對於這項業務態度更為審慎。

  P2P網貸行業監管趨嚴、備案進程不明朗、行業出清仍在繼續。網貸之家研究員王海梅指出,隨著監管趨嚴和行業出清的繼續,市場空間會進一步收縮,每种銀行基於網貸存管業務空間縮小的預期以及聲譽考慮選擇逐漸縮減業務規模,甚至退出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其實是可理解的,也是很正常的現象。當然有銀行退出也完全就有銀行仍積極開展存管業務,畢竟對於每种中小銀行來説,開展網貸存管業務都要作為一個新的業務盈利點,可拓展旗下業務多元化,一起用戶資源和數據對於銀行也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宋亦桐

(責任編輯:孫朋浩)